移民學子「夢」碎

我身邊很多朋友都是新移民,有的是非法移民,有的是正申請移民。對於美國絕頂複雜的移民法,我自問一知半解。得悉昨日參議院封殺「夢想法案」(Dream Act),拒絕為年輕非法移民提供轉換合法身分途徑,我感到很失望。

(摘自《星島日報》)

拒絕為小無證客開特赦之門
參院無情封殺 移民學子「夢」碎

在參院共和黨人的強烈反對下,「夢想法案」(Dream Act) 18日以 5票之差闖關失敗。民主黨寄望在新國會開始前為年輕非法移民提供轉換合法身分途徑的願望徹底落空。

美聯社華盛頓18日電

總統奧巴馬在得知參院投票結果後發表聲明,稱表決「令人難以置信地失望」。他說:「少數黨參議員阻止參院進行多數民眾認為有益國家的事情。如此重要的立法,我們沒有理由不通過。」

「夢想法案」周六以 55對 41票落敗。該案需要 60張贊成票,才能擊敗反對者的阻撓,送交全院辯論。儘管奧巴馬親自出面游說,但即使是民主黨內部也未能結成統一戰線。

拉丁裔和移民權益人士將「夢想法案」視為國會通過全面移改的前奏。而該案針對的是全美最值得同情的一批無證客,他們年幼時被父母非法帶入美國,講英語,自視為美國人,在出生國沒有其他親友。法案的主要發起人、伊利諾州民主黨參議員德濱表示:「他們站在教室裏,向我們的國旗宣誓效忠。這裏是他們唯一瞭解的國家,他們所求的只是一個服務國家的機會。」但批評者卻將該案稱為「大赦的後門」,形同鼓勵更多寄望取得合法身分的外國人潛入美國。

「夢想法案」旨在為全美約 100萬至 200萬 16歲以前隨父母偷渡入境的非法移民,提供獲得合法身分的途徑。要符合條件,他們必須在美居住 5年,通過刑事背景核查,從高中畢業或取得同等學力,然後參軍或上大學兩年。

當天數十名非法移民學生身穿畢業生禮服,在參院訪客室等候投票結果,聽到投票結果之後,許多人痛哭不已。他們隨後在國會山地下室哀傷地舉行祈禱會,但很快又振作起來,誓言繼續努力。「夢想法案」在不少移民學生的推動下前進,他們冒險暴露自己的非法身分,歷數自己的學業成績以及因為沒有身分而面臨的困難,希望法案能夠通過。

我明白反對的議員是不希望法案變相鼓勵非法移民,但抱歉,不大懂政治的我所能看見的就只是:這個國家一直是靠移民,包括非法移民。

(轉自《星島日報》)

聯邦參議院封殺夢想法案 僑社反應兩極

星報日報記者王鏑、陳帆紐約報導

聯邦參議院昨 (18日) 以 55票對陣 41票封殺夢想法案,華人社區反應呈現兩極現象,支持議案的紐約市政客如主計長劉醇逸、市議員陳倩雯等表示失望;但是因為華人社區存在大量正在等待綠卡的合法職業移民,很多人樂見法案沒有過關,否則對他們很不公平。

夢想法案允許 16歲以前來美,目前年齡未超過30歲,過去至少5年連續居住美國,目前就讀大學或從軍兩年的高中畢業生的非法居留青年就地合法。經過參議院辯論夢想法案最終破功,劉醇逸昨說,「夢想法案的失敗將會對整個紐約市帶來負面影響及限制紐約市的潛力。夢想法案原來可以幫助紐約市乃至全國維持在國際的競爭力,使到有技術及才能的個人獲得更高的教育。」他又強調:「目前亟待一個符合人道、全面性的移民改革。」

至於陳倩雯也坦言對參議院的決定失望,他們阻撓青少年努力向上。但是被問到此舉會否對同樣是唸書,透過職業移民在排期的合法移民不公?陳倩雯則指「大家應該一步一步來。」

這一次夢想法案推動過程中亞裔社區不少政客力挺,但是卻鮮見真正經歷移民過程的僑胞參與,為何出現政客熱,民眾冷的效果?原因是華人社區有大量職業移民通過正規途徑來美留學、大多擁有高等學位、畢業後千辛萬苦爭取工作簽證,而且對國家付稅、等候綠卡排期的人比比皆是,若夢想法案過關,連非法的人都爬在他們之前獲得綠卡因而不滿。

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王翰斐便說,作為移民本應支持夢想法案,但是當一些政客說夢想法案會提升美國的競爭力與勞動力,卻為何把絕大部份擁有碩士學位的職業移民排除在外,反而非法移民只讀兩年大學即可?令身為留學生的他感到頗有不公。

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孫軼敏也說,即使夢想法案過關不會對職業移民造成直接衝擊,但若通過就會間接造成不公平現象,「我們沒有能力去改變聯邦政府的政策,但是對於這個決定還是很歡迎的。」

合法移民協會 (LIA) 主席張亞當也稱,協會一直以來致力參與推動中國職業移民申請的權益,夢想法案中將職業移民者排除在外,令職業移民這一群體對移民改革感到失望。夢想法案的失敗,許多職業移民為此喝彩,網上還有不少人留下風涼話,這一現象正顯示出職業移民群體對這一法案中存在不公平性、不公正性的抗爭與不滿。

劉醇逸與陳倩雯都是小時候由父母辦理移民,但是本身在美國學藥劑專業、自已經歷移民過程的另一位市議員顧雅明的想法就與前兩位明顯不同。顧雅明昨天透過幕僚長 James McClelland 說,他雖然支持夢想法案的原則,但是從一開始就對法案有一些關切。第一是法案若通過將如何執行?如何防止被人濫用?第二,他即使認為應該鼓勵年青人求學及最終成為公民,但是非法移民不能爬在合法移民之前,職業移民不應該因為長期維持合法的身分反而被「懲罰」。而且夢想法案「叫價」太高,成本達到70億,在目前這种經濟條件下也很難過關。他指整體而言雖然支持夢想法案原則,但是草案內容欠佳,必須要重寫。

根據美國國際教育研究所的報告指出,在 2009 到 2010 學年度美國大學內的中國留學生數量將近 12.8萬人,所佔比例超過18%,這個數目還不包括印度、台灣、日本、韓國、新馬泰等亞洲國家的學子。這些留學生絕大部份最後都通過申請勞工簽證H1B留在美國,成為亞裔社區的一員,但是因為美國設立配額,使得很多人苦等逾十年都無法拿到綠卡,中國與印度留學生就是最大受害者,很多在等待綠卡的中國大陸的職業移民更多年不敢回國,擔心萬一回國重新申請簽證會被刁難就無法返美。

我期望我們有機會推翻這次議決,「夢想法案」能早日能通過,讓更多人可以正式實現他們的「美國夢」(American Dream)。

As you know, I’m an immigrant. I came over here as an immigrant, and what gave me the opportunities, what made me to be here today, is the open arms of Americans. I have been received. I have been adopted by America.” — Arnold Schwarzenegger
你們都知道,我是個移民。是美國給我機會,是美國讓我能夠成為今日的我。我已被美國接收和收養了。
(註:Arnold Schwarzenegger 阿諾從奧地利移民來美,因身材健碩被發掘成為好萊塢明星,現為加州州長,妻子乃前總統 John Kennedy (中譯:肯尼迪、甘乃廸) 後人。

Unless you are a Native American, everyone in here is the son or daughter of immigrants.” — Cardinal Mahony
除非你是美國本土印第安人,這兒每個人都是移民的子孫。

22 thoughts on “移民學子「夢」碎

  1. 经济学基本原理:经济要素越是自由流动,对全社会的福利越有益。如果大家认同在一国之内应该拥有自由迁徙权的话,那么为什么不把这个东西推过国境线呢?

    不过总是有很多现实的,历史的因素阻碍纯粹理论化的描述吧。

    在这个问题上,我倒是觉得不妨慢慢来,不过总趋势一定是全人类的自由迁徙。

    1. 歐洲由多個獨立國變作聯盟,容許自由遷徙,絕對是對傳統「所屬地區」這概念一項挑戰。至於美國,兩黨喜歡以此互相為難,苦了民眾。

  2. 让我想起The Terminal(幸福终点站)里在美国机场里四处奔跑企图蒙混移民的中国人,或许美国人眼里的中国人就是这样罢

    1. 有的美國人認為中國人很聰明很有重情義,有的認為我們很笨很沒趣。兩者都是真的,什麼中國人都有,要看看美國佬遇見的是怎樣的。

  3. 不过从策略的角度来说,合法移民的选择很不明智呀:“以非法移民降低门槛,所以对合法移民来说就不公平”,这样的理由反对该法案其实损人不利己——既然非法的都降低了,那合法的也该降低岂不是更好?

    禁止非法的,合法的会变得更难还是更容易呢?

  4. 最近在看林达的《近距离看美国》,东西方差异巨大啊 美国即使是小小的立法或者提议都会讨论得天翻地覆,尽量做到保证最弱势者的基本权益,而在中国根本就没有商量的余地,谁大谁说了算 唉。。。

    1. 國情不同就是了。有很多研究指中國和印度發展的最大不同之處在於,在中國只要中央要辦好一件事 (築橋建路、奧運等),那就一定會辦好,在印度則要像美國一樣,提建議,投票議案,投標工程………
      另一方面,只要中央沒有說要做好,那件事就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