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加索專題畫展

紐約大都市藝術博物館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簡稱 Met) 歷史悠久,業界甚有權威,也是遊客必經之地。這個夏天,Met 首次為著名大師畢加索 Pablo Picasso 設專題畫展。故勿論為何現在才第一次為他設展,總之展覽吸引了大批訪者,包括我和女兒。

在專題畫展入口處,掛有警告通知,表示部份作品含有裸體和不雅動作,請家長注意。作為藝術館常客,女兒們早已習慣看人體裸露畫像,我也沒有特別介心——直至看到這張《Erotic Scene》(或稱 La Douleur),立時叫女兒把視線轉移。女兒還小,我暫時不想解釋畫中人物在做甚麼。

另一副感到有點尷尬的,就是《Woman and Musketeer》。我給女兒的「旁述」就是:每個人都要保護自己身體,別人沒權觸摸。左面的這個是壞人,他會被送到監獄處。

場內有二百多件畢加索的作品,我比較喜歡他早期的《Woman in Profile》和《Woman in Green》,兩幅都是 1902 年的作品。

我覺得畢加索筆下的女人,就是別有一番味道,他對女人的洞悉和表達,甚有獨特的一面;早期寫實的《Woman in White》如是,後期抽象的《The Dreamer》也如事,我被深深吸引著。

各花有各眼,女兒也有她們的最愛,亦有其獨特原因。大女兒喜歡《Reading at a Table》,愛看書的她覺得畫中女孩似自己。二女兒喜歡《Woman in a Hat with Pompoms and a Printed Blouse》,她說因為她與畫中女孩同樣愛美,喜觀打扮。

畢加索的獨特抽象技術,女兒最初是不明白的,但看過《Portrait of a Women, after Lucas Cranach II》和原來圖象的比較,她們終於看懂了這樣多面觀的表達方式。

她們亦透過《Still Life with a Snack I & II》和《The Lance》,加深了解顏色運用的效果。

而我,就很高興看到大師早期的畫《Jardin de Paris》是作廣告之用的。都說藝術與廣告是分不開的 😉

“All children are artists. The problem is how to remain an artist once he grows up.” — Pablo Picasso
所有孩子都是藝術家。問題是如何在他們長大後,依然保持這個藝術家。

“Are we to paint what’s on the face, what’s inside the face, or what’s behind it? ” — Pablo Picasso
我們要描繪的,是臉上的表面,臉內的深處,還是臉後的背後呢?

“Art is the lie that enables us to realize the truth. ” — Pablo Picasso
藝術是讓我們明白現實真理的謊言。

“I am always doing that which I cannot do, in order that I may learn how to do it.” — Pablo Picasso
我一直在做我不會做的,這樣我才可以學習。

.

29 thoughts on “畢加索專題畫展”

  1. 虽然有时候我们会说引导孩子,但怎么说还是会让人有一种向往,所以这个时候我认为还是绕道教育的好!

  2. 在北京看过一次「达利」的艺术展和一次名为「从莫奈到毕加索」的画展,统统不许拍照。第二次想以场馆内的宣传海报为背景,拍照留念,做个见证,跟安保人员交涉了很就还是无果而终,有点可惜 😐

Leave a Reply to 集趣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