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窗外的日出

去年搬到一棟樓宇高層小住,向東的客廳兩邊落地玻璃。每天起牀,坐在沙發看著日出,深深被大自然美境吸引。

阿拉斯加(十二)楚加奇

今趟到阿拉斯加三個星期,住在安克雷奇 Anchorage 市內弟弟的家。這兒離楚加奇國家公園 Chugach National Park 很近,到訪八次,每次因天氣時間不同而景色不同,實在精彩動人。

阿拉斯加(十一)惠提爾

要到威廉王子灣 Prince William Sound,就得在惠提爾 Whitter 上船。在這小地方,我看到的就是水平如鏡的美景、被地震海嘯鹽化了的永不長也永不倒樹,以及日落的湖光。

阿拉斯加(十)奇奈峽灣

冰川以外,奇奈峽灣還是以奇形小島嶼為最吸引。看著海天合一,山水秀麗,點點帆舟,真是令人心曠神怡。

阿拉斯加(九)水上野生動物

阿拉斯加的威廉王子灣與奇奈峽灣,都有住著各種海洋動物。我們一家在遊艇上,各人一部望遠鏡,享受「尋寶」樂。

阿拉斯加(八)山上野生動物

阿拉斯加德納利國家公園佔地600萬英畝,園內野生動物是絕對的受保護。我們一家各人一部望遠鏡,在園內開車慢行,尋找真正的野生動物。

阿拉斯加(七)德納利公園

阿拉斯加德納利國家公園自然景色壯麗而平靜,簡直是世外桃園。It was like another world in Denali National Park, AK. Magnificent scenery. Powerful yet peaceful. Wish I could be there for longer time.

阿拉斯加(六)北上德納利

阿拉斯加德納利國家公園離我們所住的安克雷奇較遠,因為我們決定坐火車北上,並在那兒留宿一夜。在火車上,我們看著窗外的景色,沿途的風景也絕不遜色。We took the train from Anchorage, AK to Denali National Park, AK. The scenery on the way is so magnificent that I couldn’t take my eyes away from the window.

秋遊紐約莊嚴寺

久聞紐約莊嚴寺的壯麗,上月約同幾位好友到來拜祭亡人,深被這兒的美麗風光與深靈清幽吸引著,我明白為何朋友身為虔誠天主教徒卻選擇這片福地入土為安。

紐約聖誕敬老聯歡會

紐約華人總商會 (New York Chinese Business Association) 每年都邀請紐約區內多位長者免費食大餐聯歡。商會理事出錢出力。節目包括才智司儀「楝篤笑」、歌唱舞蹈、抽獎,更有聖誕老人助陣,各長者都盡興而歸。

藍牌威士忌試酒會

Johnnie Walker Blue Label 藍牌換新裝,在紐約月來已舉行了多個小型試酒會,我幸運被邀請。舊雨新知,把酒嚐美食,實在大樂!

鄭于一紐約書畫展(二)

我女兒的水墨畫老師何山為他剛離世的師傅國畫大師鄭于一在紐約華埠舉辦畫展,有幸觀賞到很多已成為私人珍藏的舊作。會上展出作品近百,未能盡錄。「牡丹之王」果然名不虛傳,鄭老師的花鳥,特別是牡丹確實一流。